当时少年今何在?一生郁郁试春袍。

〖曹丕中心〗泣涕连连之魏文帝哭包历史整理

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no curtain call:

说是矫情自饰,然而丕丕哭的次数不算少,因为爹丕暖引出的深井冰整理,先把回忆起来的贴出来,以后想到其他的再慢慢添加,欢迎查漏补缺,PS:吐槽私人向


经过提醒已补上了夏侯惇部分,感谢废红姑娘(然而名字怎么也圈不上,orz)


●吴质传 裴注引《魏略》


魏王尝出征,世子及临淄侯植并送路侧。植称颂功德,发言有章,左右属目,王亦悦焉。世子怅然自失,吴质耳曰:'王当行,流涕可也。'及行,世子泣而拜,王及左右皆歔欷,于是皆以植辞多华,而诚心不及也。


文学作品画风,最有名的一条了,目测你豆...

太好看辽。

方块阿兽:

梦/魇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钱浩Hawking:

干到不能再干的字体设计基础知识!

今天也是不想写作业。

行香令–明灯长向沟渠处


2.

顾书倘说完见那道长没反应,吩咐了我一句“我们走。”我本来还想劝劝他,至少留一点转圜的余地。可是见顾书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志道是把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虽然后来顾师兄告诉我,那是他少时跟着师父学的神奇技能——欲擒故纵。但我还是不相信顾书倘会这么可爱,于是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顾书倘显然没理会我,说是要走,眼睛却还是停留在那道长身上。

不出所料,道长果然急了,起身来拦住我们,诚恳的说:“且慢。我们叫一只烧鸡……边吃边讲。”

我不禁为我们日渐消瘦的盘缠可惜,本就带得不多,除却这几日打尖的两间房,又在这道长身上多花了一碗汤面和一只烧鸡。

我心中斤斤计较一番,思忖着如何坑那...

行香令-明灯长向沟渠处

-
1
-

见鬼的道士。

见鬼的天机不可泄露。

遇到那个道士是在三天前,彼时我正端着一碗汤面吃得津津有味,/顾书倘/在旁边安静的坐着,顺便用一种老妈子的眼神盯着我。我被他盯的心里发毛,刚想开口,却被一阵惊雷般的落地声吓到了。

好吧,讹人的我见过,没见过讹人讹的这么理直气壮的。我不用看就知道,顾书倘的脸色一定黑得吓人。本着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”的原则,我踢了踢那个人,看清了他的脸。

是一个江湖道士。

当然了,如果我知道我现在会坐在这里,死也不会“救”他的。

顾书倘当然不肯屈身扶起他来,嫌弃这些不相干的人会脏了他的圆领袍,于是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我的身上。

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将他支了起来...

《行香令》–预告

      
––

       拥梨宫的春光大好,我蜷在一棵桃树上,一不小心就拥了满身的花瓣入怀。桃树是好东西,它的花不仅可以融入文人墨客的诗词歌赋,又可以做香甜的桃花酥。至于它的果子就更好,肥软的汁水四溢,一口下去满嘴都是清甜气息。

       我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来我前几天背着师父看的情诗——

     “桃叶映红花,无风自婀娜。”
   ...

© 旧时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